LOGIN.

管理员登陆入口 ^_^!

您好,欢迎访问网站!
  [查看权限]

欢迎加入官方QQ群!

2019年05月04日 17:10:53

【军品杂谈】No.007:飘落的樱花不可复原 -- 日本“樱花”特别攻击机

psb.jpg

图片:“樱花”特别攻击机 艺术绘图(图片来源:Pinterest)



简介


1944年初期,日本海军有人认为目前海军的飞行员投弹水平低劣,靠常规炸弹轰炸根本不可能取得多大效果,建议海军当局制造有人驾驶的滑翔炸弹由一式陆上攻击机携带,飞到美军舰队上空投掷。


一种名为“樱花”的特别攻击机就因此诞生了,“樱花” 特别攻击机是一种载人飞行炸弹,通常由一式陆上攻击机搭载飞行到攻击射程范围内投放发射。


在投放的时候,“樱花” 的飞行员会对准攻击目标飞行,在足够接近目标时,飞行员会启动三个固体燃料火箭,一次启动一个或一次性启动三个固定燃料火箭,通过直接飞向目标船只撞击引爆炸弹破坏目标。


11909303_738922406236583_1909143794_n_副本.jpg

图片:“樱花”特攻机结构简图(图片来源:Pinterest)




开发之前的故事和背景

“樱花”的设计是第405航空队的大田正一少尉设想的,他设想是开发一种从利用日本陆军航空机作为母机载体,运载一种可以投放后远程操作,无线电引导,火箭推进的对舰炸弹。


三菱名古屋发动机制作所听取设计的概要,开发设计出了1号一型甲样机,研究得知引导装置的精度很差,离实用化很远,确信将引导装置换成人工操作可以实现一发必中的效果。随后,大田正一在东京大学航空研究所的学生的帮助下,大田正一向横须贺研究所提交了他的计划。


然而,三菱名古屋发动机制作所生产的1号一型甲样品由于陀螺稳定装置和遥控无线电设备的故障而放被迫弃计划。


同一时期,由川崎开发研制的1号一型乙样品已经可以达到实用化阶段,虽然因为盟军空袭日本的影响不能在实战中投入使用,但川崎在战争结束前生产了150架“樱花”特别攻击机。


另外,陆军还同时开发了作为对舰诱导炸弹的红外线自动跟踪式的凯号自吸式炸弹(ケ号爆弾)、声音自动跟踪式的1号一型丙自动跟踪引导炸弹。

当然,陆军有组织地开发的这四种对舰武器是把机器作为引导装置的先进的无人引导武器,与把人工作为引导装置的海军的载人对舰武器的樱花特别攻击机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东京大学航空研究所的小川太一郎教授听取了大田正一的咨询,根据参与协助该实验项目的东京大学教授谷一郎说:“昭和十九年夏天,小川教授在东京大学航空研究所提出了新的要求。”


由于小川太一朗先生有着广阔的见识和给人温暖的包容感,所以他的声望很高,他不得不担任和外部进行商谈的联系人。在这之前,海军少尉大田正一带着一个“火药火箭推进特攻机”的构想,委托他制作可以影响海军高层的基本资料。


根据谷一郎教授的回忆:“他向我要求的是,以木村秀政副教授画的三面图为基础,借助风洞实验的帮助,推定空气力学的特性。

研制工作本身并不是困难的事,但据说特攻机在离开运载母机后,我得知特攻机飞行员完全没有生还的可能性,心里感到很慌张。”


1944年05月(昭和19年)第1081海军航空队成立,大田正一从第11航空舰队司令部调任工作,大田正一对司令官菅原英雄中佐说出了“樱花”特攻机的构想,菅原英雄司令官默认了为任务之外开发新武器而四处奔波的大田正一的构想,他请求横须贺海军航空技术兵工厂(简称:空技厂)的厂长和田操中将通过电话对“樱花”特攻机的技术进行交流探讨。


1944年05月到06月左右,根据菅原英雄的推荐,大田正一向和田操提出了“樱花“特攻机的提案。


根据空技厂负责技术的三木忠直技术少佐的战后证言:“和田操已经决定研发了的样子,大田正一说他自己会乘坐“樱花”特攻机,并协助参与了研究工作。”


然而,在战争期间的一次采访中,三木忠直技术少佐说:“为了响应德国的V-1导弹,我们对火箭武器的研究也要全力以赴。”


“但是德国的V-1导弹攻击的目标都是陆地上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海上的航空母舰、战舰、运输船。”

为了提高对目标一发必中的效果,像V-1导弹那样的无人操控是不可行的,必须借助人工操作。但是,如果使用人工操作的话,在必需命中的同时也是要拼上性命的,这是一个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的是大田正一中尉(当时是少尉),他说:“这就是载人的V-1导弹,我会自己乘坐。”他首先表达了他内心最深刻的信念,并向各方面宣传了一架载人火箭动力飞行机---“神雷”(樱花)


三木忠直技术少佐和山名正夫技术中佐从和田操那里听到了这样的话,决定帮助他进行研究。

空技厂拥有风洞试验装置,为私人飞行工厂提供指导,并要求爱知飞机公司合作参与研究“樱花”特攻机。


和田操接到了晋升到航空本部第二课课长伊东佑满中佐给他打来的电话后,伊东佑满听取了说明,大田正一说:“我将会第一个乘坐“樱花”特攻机。”伊东佑满的感觉是“这个“樱花”特攻机好像是相当好的研究成品。”


对此,伊东佑满也表示:“我并没有质疑大田正一是否是“樱花”特攻机的驾驶者。”因为他确信,大田正一自己就是“樱花”特攻机的操纵者,不是能站在自己最先乘坐的立场上的人,就不可能拼命向他进言推荐这个武器。

“我作为驾驶员意愿的代表,决心为促进他的提案的实现而努力”。


1944年6月20日前后,在筑波海军航空队,司令中野忠二郎大佐把海军出身的7-8名战斗机教官聚集到军官舱,明确表示了战局的恶化:“一旦出击就难以生还,但如果成功的话,无论是战舰还是航母,只要是确实能够击沉敌舰的新兵器的话,生还的可能性就绝无仅有。由于无法接到上司的命令,所以听取驾驶员的意见。”


中野忠二郎招募自愿者,教官们拒绝使用新武器,只有林富士夫中尉和牧幸男大尉这2个人自愿报名参与。


马里亚纳海战战败后的1944年06月19日,第341航空队空军指挥官冈村基春大佐对第二航空舰队司令长官福留繁中将和参谋长杉本丑卫大佐说:“我相信到今天为止,打开战局的方策只有飞机的撞击了,没有别的办法了。有许多身体健康的志愿者,无论他们来自军校、学生或者是飞行学前班的学生,要多少有多少。队长我自己担任,如果能给我300架飞机,我一定能扭转战局。”


几天后,福留繁去了东京,向军令部次长伊藤整一中将传达冈村基春的请求,并建议中央进行研究。

伊藤整一向军令部总长承诺了提案报告和中央的研究,但他表示现在还不是下令进行冲撞攻击的时候。


1944年06月27日冈村基春和第222航空队空军指挥官舟木忠夫一起对军需省航空兵器总局总务局长大西泷治郎中将谈及航空特攻部队的构想,要求开发适合特攻的飞机。


根据桑原虎雄中将的说法:“大西君支持冈村大佐等人的政策,建议岛田军令部总长一定要采用。但是,军令部却一直没有采用。”

1944年08月初,大田正一在东京帝国大学航空研究所、三菱名古屋发动机制作所的协助下,再次向航空本部提出新的方案:

这个新的方案有一个由东京大学讲师木村秀政进行风洞试验的树型计划图和谷一郎教授的风洞试验数据,推进装置采用三菱公司开发的“吕号药”。


据说伊东佑满对这一个新方案都感到惊讶。

伊东佑满中佐在航空本部第一课课长高桥千隼大佐的建议下,将此方案与军令部作战课航空部员源田实中佐一起签名并催促采用。

所谓的签名,就是大田正一在第1081航空队召集了下级士官、士兵的飞行员数十名,他认为“要挽回现在的战局,只有在一架飞机上摧毁一艘军舰,使用从母机运载发射的小型载人火箭推进特攻机撞击敌舰才能达到目的。为了申明这一点,我希望调职到离东京最近的部队,所以我每天都去军令部,在军令部里,即使制作出了这样的东西,如果没有驾驶员的话也不会被采用的。因此,为了证明有赞成的驾驶员希望借用你们的名字。”

在质疑的过程中,赞同者逐渐增加,看到这一情况的大田正一将总结托付给了堀江良二一等飞曹。


根据堀江良二的回忆:“因为是自己侦察员,所以没有乘坐飞机,就很轻松地第一个签了名,然后大家很愉快地签了名,其中甚至还有推举按血印画押之类的东西。”


根据源田实的说法:“马里亚纳海战后,有前线的年轻军官和下士官开始有觉悟,要求开始使用撞击机,但军令部压制了这些要求,军令部认为要等到有充分效果的炸弹开发出来为止。”


源田实在战后的回忆说到:“大田正一等人也在同一时期向军令部对“樱花”特攻机的采纳进行说服和劝导工作---作为本武器的优点,炸药量多是其魅力所在。”


1944年08月05日军令部会议上,源田实发表了“樱花方案”的报告,军令部第二部长黑岛龟人少将、军令部总长及川古志郎大将同意了“樱花”特攻机的研究试作。




AWmZy9p_副本 (1).jpg

图片:“樱花”特攻机 结构解析图(图片来源:Pinterest)


试制阶段

在航空本部与军令部协商之后,于1944年08月16日从“樱花方案”起草人大田正一的名字命名为“大田部件”并下令空技厂研究试制。

空技厂开始试制番号为“MXY7”的代号“K1”的样机,空技厂的主要负责人三木忠直技术少佐负责设计、山名正夫技术中佐、服部六郎技术少佐等人也参与了试制工作。

负责主翼和晒装的是长束崖技术少佐(空技厂飞机部第二工厂主任)他提出设计“樱花”特攻机搭载自动操纵装置并且试图寻找驾驶员人员逃脱的方法,但没有得到赞同。


试制阶段 · 航空本部对“樱花”特攻机提出的《试制计划要求书》(試作計画要求書)部分内容如下:

1.弹头炸弹要大约占全机重量的80%。

2.炸弹是穿甲弹,引信必须具有100%的可靠性。

3.尽可能有极高的速度。

4.单程巡航要保留一定的剩余续航能力,以便单程导航。

5.提供足够的稳定性和可操作性以便于瞄准目标。

6.尽量可以小型化装配,便于拆卸和存放在许多小型地下壕中。

7.在构成制作的材料中去掉宝贵的轻合金,使用比较容易入手的木材等作为材料。


试制阶段 · 三木忠直花了大约两周时间完成了图纸。试制团队按照航空本部的要求把制作出了:

1.全机体做成木制,机翼做成了胶合板(但是实验机K1型机身和尾部是轻合金)。

2.计算出在空中飞行550海里(1000公里)不会空中解体(这是安全范围,并不能达到550海里的速度)。

3.驾驶座上有速度计、高度计、前后倾角计, 这三种仪表(亦有说法有装备空速计)。在操纵杆上安装火药火箭的启动按钮,装备和运载母机一式陆上攻击机联络用的传声管和简易通讯机。

4.在驾驶座的前方上方用轮形的金属零件挂载在一式陆上攻击机母机的挂钩上,投放的时候从机上爆炸挂钩的爆炸管引爆投下。

设计制作大约用了一周时间完成了,但喷气推进器没有实际应用到,虽然可以用某种火药式的东西,但燃烧时间仅为9秒,足以获得自行推进的动力,并且只能加速自然坠落速度。

然而,在负责火药火箭的千叶宗三郎技术中佐的协助下,三枚推力八百公斤的火箭推进器被安装在“樱花”特攻机的后部,在左右机翼下各装备了一枚推力四百公斤的火箭推进器。但是,这种两翼的火箭推进器设计经过滑翔试验,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很快就被消除了。

“樱花”特攻机试制一号机花了一个月左右完成,大概时间是1944年09月左右。


试制阶段 · 根据最初的基础设计方案改进的实体机的主要改变部分如下:

1.为了确保稳定性和便于母机运载,从最初的1个垂尾改成了双垂尾。

2.虽然设计方案中弹头重量占机体重量的比例为80%,但是由于无法实现这个要求,所以将炸药的重量占比减少到了56%,除此之外有三个固体火箭的重量达到了500公斤,除去炸药和固体火箭的重量,“樱花”特攻机自身的重量是450公斤。

3.根据大田正一的方案,“秋水”喷气式战斗机的“特吕二号”液体火箭发动机被用来作为“樱花”特攻机的动力系统,不过,因为在开发途中性能不稳定,被改成了火药火箭。

4.由于强度和重量的分配上无论如何也必须对机体尾部和垂直尾翼部使用铝合金,因此它不是完美的钢和木的混合物。

5.为了防止走火自爆,在弹头底部配置了一个引信,以确保弹头在爆炸时引爆。

“樱花”特别攻击机K1型生产了45架,后来因为实用而被量产的11型比K1型的全长短4毫米,全幅缩短了12厘米。就像是在炸弹上安装翅膀一样大的机翼。

1944年08月18日,在军令部例行会报上,第二部长黑岛龟人少将提出了“到10月末为止要生产200架樱花特攻机。”的要求。另外,航空本部部长塚原二四三中将也要求生产100架樱花特攻机。


试制阶段 · 1944年08月28日,在军令部的会议上总结了以下的现状报告:

1.计划在十月底之前制造出200架“樱花”特攻机实机、九月中旬制作9架样机、单座实机1架、双座实机2架、教练机5架。

2.“樱花”特攻机的翼长5米、机体长6.7米、高1.73米、重2.053吨、炸药500-540千克。拥有五枚火药推进火箭,一枚可使用9秒。最终巡航范围为最终速度为500海里,海拔6000米高度。从海拔6000米下降时巡航距离为60000米,当海拔高度为4000米时,巡航距离为40000米。

3.在樱花的用法上,实用距离需要从30000米(航线距离60000米的情况下)到20000 - 25000米(航线距离40000米的情况下)。

4.预计9月末培养出90名“樱花”飞行员,10月末培养出300名飞行员。

5.补充的兵力考虑要到可以进行100-200架“樱花”特攻机的进攻,但是在培训飞行员期间可能只有23-30架特攻机可以作战,无论如何也不适合参与捷号作战。特攻机飞行员从三个渠道补充,分别是:捷号作战以外的兵力、捷号作战剩下的兵力、从飞行学员中选取。




MXY7_Ohka_Cherry_Blossom_Baka_Ohka-12s.jpg

图片:历史真实照片,“樱花”特攻机11型的驾驶员座舱内部照片(图片来源:Wiki)


“樱花”特别攻击机飞行员招募和训练

从1944年08月中旬开始,各航空队就开始招募“樱花“特攻机的飞行员。由海军省人事部长和教育部长联名,提出了从没有背景的12人员中招募“樱花“特攻机的飞行员。

编组准备委员长由冈村基春担任,从“樱花”特攻机的志愿者中选出了高素质的飞行员。以飞行时间1000小时左右的飞行员为核心,预备军官也有300小时以上飞行时长。

堂本吉春(“樱花”特攻机核心飞行员)在看到“樱花”特攻机时的感想是:“这就是我的棺材吗?半年前我还以为是我的梦想,那样的一个心情。即便如此,我却觉得这飞机还真不错。这想法确实是事实,毕竟在那个时代,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家不是都这么想的吗?”

根据汤野川守正(“樱花”特攻机核心飞行员)的介绍:““樱花”在投下后虽然速度为250海里,但因为操作简单,自由自在,不像零式战斗机发动机俯冲机头抬起,但驾驶“樱花”却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比起舰载攻击机的飞行员,志愿成为“樱花”核心飞行员的铃木英男大尉对于樱花印象是:“这就像是给炸弹附上翅膀的东西吗?”虽然这么想,但至今为止驾驶的舰载攻击机也如同鱼雷附上翅膀一样,所以他并不感到惊讶。反而是战斗机驾驶员吓了一跳吧?和舰载攻击机相比并没有感到什么。

军方认为“樱花”特攻机的操纵很难,“樱花”飞行员根据这一声音响应聚集了很多高级飞行员。

但是许多樱花人员在实际操纵时的机动性非常好,即使没有高超的操纵技术也能充分操纵,后期训练使用了九三式中间练习机,只有搭乘经验的飞行员也开始接受樱花训练。

“樱花”特攻机的训练是每人一次就结束了,根据保田基一(“樱花”特攻机核心飞行员)介绍:“飞行员事先在零式战斗机中适应降落速度感的降落训练,随着引擎的逐渐减慢,飞机会下坠,但引擎会尽可能低转以便着陆。着陆将在最后通过死角完成。”

   据堂本吉春回忆:““樱花”的训练是从鹿儿岛海滩上空落下的,在神之池基地的跑道着陆,樱花也有浮力,不会脱离运载母机,因此悬挂装置被炸药爆破切断,并在和母机分离的瞬间,有一种无振动无声的奇妙感觉,下降到200米-300米的高度进入着陆路线后放下襟翼,抬起机头,调整为100海里(180公里)左右的速度着陆,在此期间保持2-3分钟。”

  “樱花”特攻机在分离时母机有信号灯,飞行员进入“樱花”后说:“准备好了。”此时母机上的红色信号灯开始闪烁向“樱花”的飞行员表示即将投放脱离,这个闪烁的分离的信号不知是谁被命名为“结束的标记”。

   在“樱花”特攻机的滑翔训练中,只出现了刈谷勉分队长等2名飞行员在训练中死亡。

   1944年08月下旬,航空本部的伊东裕满中校正式将该特攻机命名为“樱花”。

   1944年09月05日作战研究中,军令部作战课认为,“樱花”的现状是“如果顺利进展的话,12月左右可以参与作战的“樱花”特攻机约有100架左右,但目前任然处于实验状态中,作为预备兵力期待的话很危险。




第721海军航空队

1944年10月01日第721海军航空队(神雷部队)编成,冈村基春被任命为指挥官。他提议开始空袭行动,这个时候还不是特攻部队,但是该部队的执行任务方式与正常的空中部队形成相同。

军令部由土肥一夫担任编制,得到了得到了军令部第一部长中泽佑少将的批准。冈村基春作为搭载“樱花”特攻机的一式陆上攻击机机队的指挥官,认为这种危险度极高的任务需要尽可能多的通过艰难训练的人才。与海军省人事局商量后,作为航空雷击的专家、喜欢任侠般的举止、部下统率能力出色的野中五郎少佐把自己的陆攻队统称为“野中的家人(野中一家)”,于是他被选中了。

1944年10月23日,在相模滩,空技厂成功地把“樱花”特攻机从作为运载母机的一式陆上攻击机上脱离。

1944年10月27日,中泽佑军令部部长在省部会议上说明了以T部队和721海军航空队为主的本土迎击拦截的作战方针。

1944年10月31日,长野飞曹驾驶试验型“樱花”11型单座教练机(K1型)试飞成功。

1944年11月01日,航空本部处理了《关于大型兵器的部队要求事项》,对器材津贴、队员人数(定员1.7倍)、721海军航空队万事优先处理等等内容都一并通过。

1944年11月20日,空技厂在“樱花”投放后弹头爆炸试验成功。

1944年11月29日,大和型战舰改装的航母“信浓”号搭载了50架樱花从横须贺返回吴港,被美军潜水艇“射水鱼”号使用鱼雷击沉,“信浓”号同50架“樱花”特攻机在潮岬海域沉没。据3艘护航驱逐舰(雪风、海风、矶风)的舰员事后回忆:“由于未搭载弹头和燃料的樱花特攻机漂浮在海面上,信浓号弃舰船员用它们当救生圈来求生。”

1944年12月13日,空技厂在“樱花研讨会”会议上提出了实验结果。

1944年12月05日,第721海军航空队和第761海军航空队被称为第一机动基地航空部队。

1944年12月10日,联合舰队司令部计划于1944年12月20日将“樱花”特攻机集中到台湾,并于1945年01月10日以后参加作战计划。

1944年12月19日,3艘驱逐舰(时雨、枞、桧)护送“云龙”号航空母舰运送30架“樱花”特攻机在前往菲律宾马尼拉的途中遭遇美军潜水艇“ 雄鲑”号使用鱼雷攻击,“云龙”号连同30架“樱花”特攻机被鱼雷击沉。因此搭载了58架“樱花“特攻机的航母“龙凤”的目的地由菲律宾吕宋岛改为台湾。

1944年12月20日,由第721海军航空队和第761海军航空队组成联合舰队直属的第11航空战队。

1944年12月23日,联合舰队参谋长草鹿龙之介少将在与第一联合基地航空队的商讨会上,讨论了神雷部队和比岛的战斗机共同攻击的计划。

1944年12月31日,“龙凤”号与3艘驱逐舰(时雨、海风、矶风)及87艘商船队一同从日本出港,1945年1月7日,“龙凤”号航母抵达台湾的基隆市,运送的“樱花”特攻机也在此上岸。

1945年01月,野中五郎少佐表示:“我想让司令部放弃樱花作战。当然,自己并不是害怕拼命攻击,只是不愿意承认攻击机无法到达能攻击敌人范围。司令部说如果投下樱花,那么陆上攻击机就要赶紧返航,准备再次出击。”

八木田喜好大尉说:“你认为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回去吗?我做不到这样的事,在“樱花”投下的同时,我也要面对自己的目标。” 

据整备分队长的大岛长生大尉说:“野中五郎少佐说“这类小技巧,根本不算是武器”,并且向航空本部的负责人发起猛烈的反击。”

但是,军令部认为,即使是“难以使用的枪”,只要有足够的支援战斗机,就会让1200公斤的穿甲弹成为必杀之枪。

冈村基春指挥官对于野中五郎等人的不安,也说道:“对于“樱花”的攻击,全日本的战斗机都全部集中起来支援陆战队。这是军令部的规定。”以此来消除不安。

听了冈村基春的说明,野中五郎充满干劲地表示:“那家伙真是可喜可贺。”并且安心地在部下面前公布了自己创作的出击歌,这是格奥尔克·弗里德里希·亨德尔的《看啊,勇者归来》中的一节曲。


实际上,接受冈村基春意图的飞行长岩城邦广少佐检查了“樱花攻击战术”的讨论,由于使用一式陆上攻击机实机做实验,运载了“樱花“后母机的性能会降低,更加超过在风洞试验的预测,续航距离减少30%,巡航速度以170海里约10%减少,揭露出“樱花”特攻机攻击时的短板。

岩城邦广判断有必要配备相当强力的支援战斗机,并且同横须贺海军航空队的有关人员和支援的方法及其必要战斗机数量进行了讨论:

作为支援的方法是:支援战斗机分为2个支援机队,分别是直接支援机队和间接支援机队。间接支援机队位于陆攻机队附近极力歼灭敌机,直接支援机队更加紧贴陆攻队,攻击潜藏在间接支援机队的敌机并击退敌机。

所需的飞机的最低数量是:间接支援机队和直接支援机队是陆攻机队的2倍,所以战斗机的总数比陆军中队多4倍。

如果陆攻队的出击机数为通常的2个中队的18架陆攻机,那么必要的战斗机数量就是72架。


岩城邦广拜访了军令部的源田实,强烈要求确保有72架以上的支援战斗机,源田实保证会优先安排,按照约定,他把支援战斗机的第306战斗机飞行中队和第307战斗机飞行中队编成第711航空飞行队。

1945年01月25日-01月30日,第11航空战队召开“综合训练研究会”。

1945年02月01日,联合舰队参谋长草鹿龙之介少将希望将第11航空战队用于正规作战。联合舰队参谋神重德大佐也曾要求在综合训练之后再进行正式训练,但没有再次进行综合训练。

1945年02月10日,第五航空舰队编成,第11航空战队被编入其中,成为第五航空舰队直属部队。根据这个编制,神雷部队正式成为了特攻部队。




G4M_Type_1_Attack_Bomber_Betty_launching_Baka_G4M-10.jpg

图片:历史真实照片,运载“樱花”特攻机的一式陆攻飞机空中发射“樱花”(图片来源:Wiki)


战斗记录 · 九州海域空战(九州沖航空戦)

1945年03月17日,米内光政海军大臣的发布的《内兵令第八号》确认采用“樱花”11型作为正式武器。

“樱花”特攻机的初次参战是在1945年03月的九州海域空战。截至03月21日,第5航空舰队已经发现在正常攻击和特殊攻击中对第58特攻队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

截至1945年03月21日,第5航空舰队已经发现在正常攻击和特殊袭击中对第58特遣队造成了相当大的破坏,被发现在侦察机发现的特遣部队中直接飞行。 从事实并非如此,据判断这是一个误导受损船舶并指向决定性的一击的机会,并决定派出樱花特攻队。

然而,在1945年03月18日当天第5航空舰队共有164架飞机在3天内的九州海域激烈空战中遭受了损失,其中包括损伤和出现故障。

“樱花”特攻队的支援战斗机是来自神雷部队的32架飞机和来自第203航空队的23架飞机,合计55架支援战斗机都未能准备好。

得知此事的神雷部队司令冈村基春大佐向第5航空舰队司令部提出,因为支援的战斗机很少,加上目标远距离,所以中止了行动。

第5航空舰队长官宇垣缠中将断然表示:“如果不在现在的情况下使用的话,就没有使用的时候了”。这是因为当时获得的信息是有计划的目标。

向宇垣缠中将提出中止樱花出击的言论并非是冈村基春大佐,而是第5航空舰队的参谋长横井俊之大佐。

横井俊之大佐曾是第1航空舰队参谋和横滨海军航空队司令,他是海军航空领域的专家。在马里亚纳海战中担任“飞鹰”号航空母舰的舰长,熟知美军的防空能力。

接到出击命令后,横井俊之参谋长从冈村基春大佐那边得知支援战斗机只有55架,并询问冈村基春大佐:“还能够有更多的支援战斗机吗?”

横井俊之参谋长充分理解了作战的困难,他说:“冈村大佐对55架战斗机感到担忧的话,我认为必须取消出击,因为不得不取消出击!”

横井俊之参谋长向宇垣缠中将建议停止出击,但宇垣缠中将把手搭在冈村基春大佐的肩膀上,像告诫他一样用缓慢的语调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不能使用的话,我觉得樱花是没有时间再使用了,请务必出击。”说完,宇垣缠中将抬起手,立刻离开了作战室。


在等待这次出击的悲惨局面下,冈村基春大佐认为指挥官必须率先带头领导高风险的任务。他对野中五郎少佐说:“今天我会带队参与出击。”

但野中五郎少佐说:“我不同意你参与出击!可以信任我让我去吗?只有今天的话,不论指挥官再怎么严厉,我也要道歉。”

野中五郎少佐很清楚,冈村基春大佐对曾经说过的事绝对不会撤回,冈村基春大佐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将出击的机会让给了野中五郎少佐。

据说在后来,每当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冈村基春大佐的眼里都充满了泪水。

之后,野中五郎少佐在去机场的陆上攻击机指挥所的途中,对飞行长岩城邦广少佐说:“没有支援战斗机的情况下出击是不会成功的,进行特殊攻击,这是湊川的战斗。”

另一方面,野中五郎对自称“野中一家人”的特工队员们说类似“小子们集合了。”之类的话,并说:“从现在开始进行歼灭敌机动部队,在现在开始到攻击之前保持无线电关闭状态,无论多微弱的无线电信号都不能发出。”

“等了很久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是该展现出平时训练成果的时候了,希望大家一起奋斗,在战争结束时将最后一滴血献给国家。”野中五郎一边夹杂着平素的喋喋不休的语调一边进行训示,以此来鼓舞士气。

采访过神雷部队的作家山冈庄八说:“在“野中一家人”的惯例中,雄壮的阵太鼓被敲响时,部下的年轻飞行员们也为了回应野中少佐的气势,在出击时大声喊“我出发了!”,带着微笑像出远门的孩子一样挥手出击。”


1945年03月21日,神雷部队编成了“第一回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第一神风樱花特别攻击队神雷部队),向正在攻击冲绳的美国机动部队出击。

出击行动不到30分钟,有23架支援战斗机因故障原因返航,跟随野中五郎少佐的神雷部队的支援战斗机是第306飞行队和第307飞行队的19架直接支援战斗机,除此之外还有冈岛清熊少佐率领的第203航空队的11架间接支援战斗机,几个飞行队的支援战斗机总计30架。

护航战斗机相继出现脱离编队的情况,在这之后,发现的敌人中,最先发现的敌机动部队是3艘舰组成1队,3队合集7艘以上航空母舰,比最初预期的多,宇垣缠中将向野中五郎少佐发出返航的指令,但野中五郎少佐说:“神雷部队现在正逼近敌人面前,不忍心把已经发誓必杀的年轻人叫回来。”

宇垣缠中将固执于今天出击的理由是,根据他战时日记《战藻录》的记载:“18天来持续窥视特攻兵力的使用机会,(中部记载文章省略)如果现在错过机会,就不得不再次参加该中队的出击,而出击成功几率不大,总之现在决心进行神雷攻击。”他坚持命令“樱花”特工队等待行动。

在此之前的1945年03月11日,24架“P1Y银河”轰炸机对美国海军前线基地乌鲁西环礁进行了特攻攻击,以神风特攻队只能命中一架为例,如果错失机会让美军机动部队后撤,就不得不决定再次出击。


野中五郎的机队在突击中被被敌舰队用雷达捕获,正规航母“大黄蜂”号和一艘轻型航母“贝劳伍德”号的战斗机拦截迎击了野中五郎的机队。

根据“贝劳伍德”号轻型航母的战斗记录报告,出动了VF-30战斗机中队的8架F6F“地狱猫”战斗机发现日本海军陆攻队机队飞行高度在13000英尺,有10几架直接护航的战斗机飞行高度在14000英尺,更有10几架护航战斗机在18000英尺高空,三层飞行编队最高飞行高度在18000英尺,为了发起攻击而极速下降高度。

最初被攻击的是神雷部队第306飞行队和第307飞行队的直接支援战斗机机队,当时直接在支援的战斗机机队中零式战斗机比较多,根据当天在第306飞行队参与出击的野口刚回忆说:“美军的战斗机队从后方上空突然发动攻击,接二连三地击落了零式战斗机,由于零战被击落,在不利的状况不能发挥飞机数量的优越性。”

VF-30中队在击落零式战斗机之后向陆攻队发起攻击,陆攻队飞机一边投放出反光箔条一边采取了退避行动,第203航空队利用高空躲避了攻击,后拦截了正在背对着太阳追逐陆攻队的VF-30中队的两架战斗机,分别是D.A.克拉克少校的战斗机和J.G.米勒少尉的战斗机。随即变成了克拉克少校他们的2架F6F战斗机和11架零式战斗机的空战,不过,仅仅只有2架F2F战斗机和第203航空队交战,“贝劳伍德”号上其它的F6F战斗机不得停止攻击陆攻队。

当VF-30中队的克拉克少校在飞机数量上遭遇飞机数量更多的零式战斗机的围剿的时候,“大黄蜂”号航空母舰的VF-17战斗机中队、VBF-17战斗机轰炸队和8架F6F战斗机抵达。

在遭遇第一次拦截总是被攻击的神风特攻队员说:“如果不能用胳膊保护神雷(樱花),那就用身体保护!”在出击的时候大家就被贯彻这个思想,所以他们继续护卫陆攻队,当发现“大黄蜂”号航母的战斗机赶来,护航队为了拦截敌机而散开,第203航空队追击VF-30中队的克拉克等人的飞机,VF-30中队的贝伦德小队的攻击了毫无防备的陆攻队。


大概是在发现了零式战斗机的支援没有了之后,野中五郎命令了作战中止。陆攻队机队集结并开始极速下降飞行高度,并作出180°回转全速躲避。

一度离开陆攻队的神雷部队的零战队也随之继续跟随,由于陆攻机搭载“樱花”特攻机,飞行速度明显下降,无法回避的陆攻队在“贝劳伍德”和“大黄蜂”的战斗机队攻击下接二连三中弹,陆攻机试图抛掉至今为止最重要的“樱花”特攻机来减轻重量躲避但没能成功,仅仅15分钟的空战就全被击落了。

另一方面,“大黄蜂”号航母和“贝劳伍德”号轻型航母的战斗报告书略有不同:

“大黄蜂”号航母的VF-17战斗机队、VFB-17战斗轰炸混编队和8架F6F战斗机对阵16000-18000英尺飞行的日本军机,事先在20000英尺左右的有利空域等待,然后极速降低高度攻击日本陆攻机,陆攻机毫无防卫能力被一架一架的击落。随后,陆攻队的飞机降低到7000-8000英尺的飞行高度并180°转弯打算脱离战场,不过,那个时候VF-17战斗机队、VFB-17战斗轰炸混编队并没有停止攻击,到目前为止,帕里斯大尉合作击落了11架日军飞机,包括温菲尔德中尉击落5架、米切尔中尉击落4架,约翰逊中尉击落3架。这些被击落的都是日本的陆攻机。

对于护航战斗机队,由于引导失误而晚点抵达的“贝劳伍德”轻型航母的VF-30战斗机队的8架F6F也加入战斗,随后抵达的是“大黄蜂”号航母的VF-10战斗机队的8架F4U战斗机也作为增援加入战斗,对战斗力充实的美军战斗机队,日本零式战斗机也支援陆攻队,在没能保护陆攻队的情况下遭遇了损失。

两艘航空母舰的战斗机队到达顺序多少有些不同,战斗的经过和结果大体上相同。

根据日军方面的报告,美军战斗机有50架以上,实际上参加空战的美军战斗机有24架,为防备日军飞机突破而在航母上空待命,加上“大黄蜂”号残余的8架F6F战斗机,合计是32架。



日本方面总结的九州海域空战的结果:

1.日本陆攻队18架一式陆上攻击机全部被击落歼灭。

2.零式战斗机队30架飞机有10架未能返航就结束了战斗。

3.“樱花”特攻队的三桥谦太郎大尉等14人未能返航。

4.8架担任运载母机的一式陆上攻击机在15-20分钟的时间里全部被击落。(在战斗的最后,一架F6F战斗机的摄像机拍摄到了这样的一段影像和照片:携带“樱花”特攻机的一式陆上攻击机拼命左右晃动机体躲避攻击,带着“樱花”特攻机极速下降,最终“樱花”特攻机的炸弹爆炸。)

5.在这次战斗中,攻击机队第117飞行队的攻击队指挥官野中五郎少佐等134人、战斗机队第306飞行队的伊泽勇一大尉等6人、战斗机队第307飞行队的漆山睦夫大尉等2人都未能回来。

6.根据未参与出击的一式陆上攻击机(雷达搭载型)的电探员说:“有一架“樱花”特攻机因整备失误无法出击,紧接着,在起飞后有2架零式战斗机在空中发生冲撞。”

7.第一神雷部队的陆攻队起飞后,在攻击队内曾经有意联络司令部,但是司令部从未收到过任何一封电报,司令部是直接听取了返航归来的战斗机队的作战报告,从而了解掌握了战斗情况。

第721海军航空队在《战斗详细报告》中写道:“由于神雷攻击的战机得不到掩护以及直接支援战斗机的出击率太小是本次作战不成功的原因,对下一次作战还有很大研究的余地。”

强行坚持出击的宇垣缠中将在其日记《战藻录》写道:“第一次的神雷部队的出击,发现了“樱花”特攻机的使用极限,对此后的作战是有了很多的经验,这是极其巨大的贡献。”

同时宇垣缠中将还在日记中写道:“得知作战报告中说只有一部分支援战斗机返航,我感到特别悲痛。在14时20分时左右与敌舰队的推定距离大约在50-60海里迎击50架敌机空战,数架陆攻机被击落,陆攻队抛弃“樱花”特攻机,短短10分钟就迎来了全灭的悲惨命运。呜呼。”

另一方面,美军多数F6F战斗机被日军飞机攻击中弹,被击落的只有包括“大黄蜂”号航母的VBF-17战斗轰炸混编队的克里斯汀中尉的2架飞机。由于是美军单方面的胜利,与马里亚纳海战一样,这场空战也被称为“射火鸡大赛”。



美军的战斗记录是:

1.击落26架一式陆上攻击机。

2.击落12架零式战斗机。

3.击落2架雷电式战斗机。

4.击残2架零式战斗机。

5.严重击残1架三式战斗机。



在这场空战中,日美双方相互夸大战果报告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美国方面已经察觉到了关于“樱花”特攻机的情报,美军内部的宣传杂志《Intelligence Bulletin》在1945年03月31号就已经发出消息。

为此,“大黄蜂”号航母的VFB-17战斗轰炸混编队在详细战斗报告中写道:“这天遭遇的贝蒂(美军给一式陆上攻击机的代号)搭载了翼展15英尺的小机翼像鱼雷一样的炸弹。这被认为是在《Intelligence Bulletin》杂志上刊登的日本空中飞弹,但该炸弹没有被发射或丢弃。搭载了(奇怪的东西)。贝蒂搭载了(奇怪的东西),就像是没有尾翼的V-1飞行炸弹一样。”


“所有的贝蒂飞机都被我们的战斗机开火击中投下了那个炸弹,而那个炸弹却以30°角向下滑行,这些炸弹空中下降滑翔时冒出烟,但没有确认是不是推进喷气式飞机。本航母和航空队从未收到过日军试图使用这种武器的情报。”


根据记载,美军此时并不知道“樱花”特攻机是载人使用的,在后来的冲绳战役中,“樱花”特攻机毫无损伤的被缴获,那时候美军才得知它的全貌。

据汤野川守正的回忆:“虽然收到了“樱花”出击战败的的悲痛消息,队员们的士气还是很旺盛,编成队伍的时候也曾有过烦恼,但大家还是干劲十足地出色地去做,竭尽全力去死是本愿,淡泊地等待着生死,不如深刻地考虑生死,不让人背后指责。”据说他认为多一个人也就能打败许多敌人。




Mitsubishi_G4M2e_with_Okha_under_attack_1945.jpeg图片:历史真实照片,美军战斗机的枪式摄像机拍摄到的正在运载“樱花”特攻机的一式陆攻飞机(图片来源:Wiki)


战斗记录 · 冲绳岛战斗(沖縄戦)

冈村基春大佐由于第一次出击的失败而放弃了白天大编队的攻击,转而作为主要在薄暮及黎明时1 - 2架少数陆攻机进行出击的战术。结果美军的迎击被分散,在冲绳战斗中,美军舰队可以在运载母机携带的“樱花”特攻机的射程内,这增加了不少战果,但是另一方面,由于没能捕捉到美军舰队,把“樱花”特攻机在空中丢弃返航的情况也是常有的。

一般来说在第二次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出击之后没有战斗机护航的,但是根据从第306航空队调动到第203航空队的野口刚的说法,第二次以后对于1架陆攻击也会有2-3架战斗机护航。

此外,冈村基春还计划在“樱花”特攻机的机体内部增加燃料罐,用喷气火箭甩开敌方战斗机,但是在1945年04月左右的实验中判断出火箭装备没有效果,最终放弃了该想法。

1945年04月01日,第二回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根据上述的冈村基春指挥官的战术变更,从深夜02点21分以每次出动6架飞机出击。

冈村基春在出击前的训话里,啰啰嗦嗦地反复说:“因为之前野中中队因为强行地持续作战而全灭,所以找不到攻击的机会就回基地,没什么可耻的。”


在这一天,因大雾弥漫,能见度不高。有很多飞机撞山,也有在海上迫降的。

虽然有报告称被美军夜间战斗机追击,但却没有对应的战斗报告。在第一次的战果完全没有被提及的情况下,出击的6架飞机中有4架未返航。


1945年04月12日,在第三回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出击行动中,“樱花”特攻机终于有了战果。

土肥三郎中尉驾驶的樱花命中了美军曼纳特 · 艾伯尔号驱逐舰的中心部分,在命中的同时舰体爆炸对折下沉,由于爆炸的冲击力太大,安装在舰上的博福斯40毫米机炮被爆炸气浪吹飞,舰上的海军船员也被吹掉到海里。

曼纳特 · 艾伯尔号号驱逐舰是1944年07月就建造服役的新战舰,不过,仅仅服役了9个月就沉没了。

长机一式陆攻的机长三浦北太郎少尉平安无事返回鹿屋基地后,将土肥中尉的“光荣事迹”报告给了上级。

“取得特殊功勋的土肥中尉,直到出击被叫醒之前都一直不紧不慢地,不仅在飞机内临时搭设的床铺上打盹还在指挥官座席上一动不动地抱着胳膊闭目养神。”三浦中尉如是说。

其它的“樱花”特攻机也击中了美军“斯坦利”号驱逐舰,那架“樱花”以较低的高度的贴着海平面接近“斯坦利”号的右舷侧面,在海面仅2米高的船舷侧面击中,不过,“樱花”穿破了“斯坦利”号驱逐舰的舰首从左舷一侧飞出。

“樱花”的弹头是一种穿甲弹,配备一个延时引信用于对抗厚装甲的主力舰,驱逐舰的舰首装甲太薄所以“樱花”在舰内不爆炸。

讽刺的是,“斯坦利”号驱逐舰逃脱了沉没的命运,然而,该舰被“樱花”刺穿的右舷就像用黄油刀切成的黄油一样,虽然人的损失很小,但舰体的损坏严重,在这之后,这艘舰无法修复,它被改装成了一艘普通的辅助船。

除此之外还有一艘美军的驱逐舰遭遇了“樱花”的近距离爆炸而受损。


在那天,宇垣缠中将收到了“樱花”的战果报告后,在其日记《战藻录》中写道:“在第三次成功之际,于这樱花飘落之时,不禁感叹起如何也能使这樱花的寿命延长呢?”

1945年04月14日,第四回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7架飞机出击,全机未归,战果也没有。不过,泽柳彦士大尉的队长机投放了“樱花”攻击机。


在美军的记录中,“贝劳伍德”号轻型航空母舰的VF-30战斗机中队击落了贝蒂(一式陆上攻击机)。但是,一式陆上攻击机在被击落之前就已经投下了“樱花”特攻机。

另外,在拍摄了当天战斗状况的彩色胶卷中,还拍摄到了在第58特遣队所属的“圣哈辛托”号轻型航母舰舰首海面附近爆炸的“樱花”特攻机。(“圣哈辛托”号轻型航母没有受损)在已经确认的事实是,“樱花”已经可以突破由美国海军驱逐舰和雷达警卫船等舰艇组成的警戒线,并成为日军唯一可以攻击美军航母的武器。

第五、第六回特攻出击战况在美军的记录上没有战果,但是参与出击的运载母机飞行员员却有报告战果。


1945年05月04日,第七回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中,一架“樱花”特攻机命中了“雪亚”号布雷驱逐舰。

“樱花”特攻机穿破了该舰的中部舰艇,如指挥官室、战斗指挥部、声呐室等等,造成126人死亡,然后就想穿破“斯坦利”号驱逐舰那样穿破舰体在海上爆炸。

“雪亚”号虽然也避免了被击沉,但直到1946年,“雪亚”号遇到了无法完成修复的严重损伤,可见“樱花”特攻机的威力。另外还有其它2艘驱逐舰遭遇“樱花”特攻机爆炸后的弹片攻击,造成3名舰员受伤。


“樱花”特攻机最后一次的战果是在1945年05月11日,第八回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中的一架樱花命中美军的“休·W·哈德里”护卫驱逐舰,在后部机械室和前部锅炉室的中间爆炸。

该舰机能立即停止了全部技能系统并遭遇大量进水,舰长巴伦J.马利尼下达“全员弃舰”命令,舰上残留的50名士官和水兵在做损害控制,避免了该舰沉没。

但该舰的损伤很严重,造成了96名舰员死伤,全舰没有维修就直接报废了。


另外,这天宇垣缠中将下令,为了掩护其他特攻部队而派出2架“樱花”特攻机对美军机场进行突袭攻击。其目的是为了在美军机场跑道上炸开个大洞,使美军飞机无法起飞和着陆,但由于遭遇美军战斗机的干扰而放弃了突袭。


1945年05月25日,第九回神雷樱花部队出击,投入了仅次于第一回的11架飞机的陆攻机和“樱花”特攻机,联合舰队司令官丰田副武亲自为特攻队出击送行。

前一天义烈空降兵部队向冲绳机场发起突击,被赋予了很大的期望,但是因为天气不良的关系8架返航了,剩下的三架的“樱花”没能命中目标并且也没能返航。

其中一架一式陆攻机,为了避开雷达而贴着海面低空飞行。在没有被美军警戒线的驱逐舰的发现情况下接近,但是在发射“樱花”之前被发现并被对空炮火击落。

之后的1945年05月28日,大本营解密了关于“樱花”特攻机的机密,并公布了神雷部队的存在。

“向充满壮烈的战意和以一发就能将敌舰击沉的恐怖威力而震撼敌方阵营的神雷特别攻击队授予特别功勋,联合舰队司令官向全军发出公告。”海军省在次日29日向媒体做出的报告。朝日新闻的报纸上写着:“乘坐火箭弹向敌舰队群攻击”以及“一发就能击沉敌舰的神雷特攻队”以及“从机翼下飞出的皇军独特的新锐兵器”这种展现樱花炸弹的特点以及乘坐特攻队的勇猛的报道,至今为止的神雷樱花作战的阵亡者321名的报告。第一回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出击时的三桥大尉的照片也特别大的登在了报上,对于战果的描述就写的比较暧昧。


此外,海外传媒中的Associated Press通讯公司以及美国的time杂志也报道了樱花在日本之前的情况。

关于“樱花”特攻机的报道文章已经展示了好几天,1945年06月01日的朝日新闻出现了海军的报道班成员的作家川端康成发表的标题是《犹如晴天霹雳一瞬间,敌舰只有死》的文章,里面说到:“神雷(樱花)确实是强大的武器,(文章中间原文省略)如果有这种武器的话,冲绳周围地区的所有敌舰都将被变成为海中的藻类的残骸。这种神雷武器就像一架小型飞机,颜色也很漂亮,非常可爱。神雷的胜机就在眼前,相信必胜而驾驶神雷,淡泊出击的勇士们不会感到羞耻,怀着无辜的心在生产战斗中奋战到底,绝对不要屈服于轰炸。”


NHK也于1945年06月13日开始连续数日向全国播放了向神雷樱花部队的队员们传达情况的广播,当时作为海军报道班成员的作家山冈庄八担任主持和解说。

山冈庄八在采访结束后回到东京时遇到了冈村基春指挥官,他正在向第一回出击战死的野中五郎少佐的灵位祭拜,灵位上大量的供品是威士忌和水果罐头之类的东西,在当时是珍贵的物资,冈村基春说:“听说东京也被变成了燃烧的平原,家人也陷入了危机吧,至少你把这些物资带走吧。”说完,他把供品交给了山冈庄八。


在这之后,与军队和国民的期待相反,樱花特攻在1945年06月22日第十回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6架飞机全部被歼灭,在冲绳战斗结束后暂时中止出击,作为本土决战准备,冈村基春等司令部要员和陆攻机400名飞行员和一式陆攻运载母机于1945年07月转移到石川县的小松基地,75名“樱花”特攻机驾驶员转移到宫崎县日向市的富高基地,但是没有等到出击就直接迎来了战争的结束。


同时,“樱花”被看作是本土决战的有力兵器,短射程的航续距离的延长型和从陆地上发射型的“樱花”特攻机也被研究开发,但没有在实战中投入使用。




战后


神雷樱花部队

神雷樱花部队作为厚木海军机场第302航空队的抵抗部队的一部分,宇垣缠中将在玉音放送后向冲绳发起了最后一次特攻行动并战死,继任他职位的第五航空舰队的司令长官草鹿龙之介在1945年08月21日对神雷部队的陆攻队以及樱花特攻队下达了解散命令。预备军官发放3300日元,下级军官发放2800日元的退伍金,大家各自分乘陆攻机回到自己故乡附近的机场。


战争结束后,军队的组织结构就崩溃了,军机可以自由地进行返乡飞行,也有像观光飞行那样环绕富士山的飞机,在故乡的上空低空回旋的飞机。每个陆攻队都在最后一个机场被解散了。



大田正一

1945年08月18日,“樱花”特攻机的提案者大田正一中尉在茨城县神之池基地驾驶零式战斗机教练机起飞,之后就失踪了。

人们在基地的桌子上发现留有一封名为《离开东洋》的遗书。

大田正一在战时接受了从侦察员到驾驶员的转变训练,但被判断为“没有适应能力”。

另外,在1945年07月“樱花”特攻机中止使用之后,大田正一劝说各方重新使用“樱花”特攻机,但是直到战争结束都没有再使用过该机。

自从大田正一作为“樱花”特攻机的发明者被报纸吹捧起来,大田正一一直是不屑的态度,他也发表过评论轻视“樱花”飞行员的生命,所以他也担心被报复。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是他误解了对战犯的认识。

大田正一因殉职被提升为上尉,1956年11月20日吴地方干部制作内地死难者名单上写着大田正一“航空殉职”、“户籍注销”。


但是,大田正一被一艘渔船救助了,从此改名继续生活。

在那之后,大田正一也出现在原同事面前,此时他已经改名为稻田正二,并且多次见面说过自己的身世。


他说他在金华山海域的海面上被北海道的渔船救起,让北海道知事重新办理了户籍,但此后他一生都没有户籍,于1994年去世。



冈村基春

神雷部队指挥官冈村基春大佐于1948年在铁路自杀,虽然没有留下遗书而且自杀动机不明。

虽然他没有留下遗书,但也有从很多证据上猜测他自杀的原因。

比如有证言说,他在担任南方202航空队的指挥官的时候,他的部下有虐待俘虏的行为。他是为了逃避承担这个责任才自杀的。

还有的说,厚生省的第二复原省对于他的复员已经有着落了,于是其他人都能看出来他如释重负、讨厌战争的样子。

还有他在战争时期常常说“(特攻)是不会让你们去的,只会让我去.”

甚至有人觉得,自发性地提出特攻想法的341航空队,在千叶的成功赴死,是不是使得他也开始期待自杀?



三木忠直

“樱花”特攻机设计者三木忠直技术少佐在战后转变为铁路技术人员,进行新干线的设计。

他后悔自己参与了樱花设计一事,1952年战后首次,杂志《世界的飞机》刊登樱花特辑报道时向三木提出了证言,但他拒绝了证言,他说:“为了日本技术人员的全体荣誉,樱花应该从我技术史上抹杀。”

此后,在昭和30年代,三木忠直看了世界第一个突破音速的飞机贝尔X-1的纪录片电影中对于贝尔X-1从运载母机B-29飞机上发射的样子与“樱花”的发射特别的相似而感到震惊,“樱花”的系统竟然能成为挑战未知的音速突破系统的一部分,三木忠直说:“我感到得到了救赎一样的感觉。”

实际上,美国是否参考了“樱花”的系统尚不清楚,三木忠直认为X-1飞机的开发是在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从时期上来看是毫无疑问。

1968年出版的《神雷特别攻击队》一书中说,当贝尔X-1超过音速飞行时,飞行员拉链耶格与三木忠直进行会谈时,耶格尔说:“樱花和银河在当时都是世界上最高的技术,据说美军有可能参考了三木先生的技术。”




损失情况

出击次数总计:10次

战死的“樱花”特攻队员:55人

战死的“樱花”运载母机飞行组员:365人


但是根据第708飞行队的樱花母机一式陆攻搭乘员酒井启一上飞曹的回忆:1945年4月16日出动的第五回神雷樱花部队,对以美军战列舰为中心的十数艘舰派出“樱花”特攻机,其中宫下良平中尉驾驶的“樱花”特攻机对美军战舰攻击产生的巨大爆炸和水柱被酒井启一上飞曹等4名运载母机的乘员目击并报告,有击沉1艘敌舰的战果。


同时,在1945年4月28日的第六回神雷樱花部队出击时,也意外遭遇美军机动部队,山际直彦一飞曹驾驶“樱花”特攻机在激烈的防空炮火中冲向敌舰,后来有确认山际直彦一飞曹的“樱花”特攻机在海上有爆炸,并有击沉美军1艘重型巡洋舰的报告。


这两次作战在美国海军中没有正式的损害报告记录,另外还有美国军队没有公布遭受损害的民间征用商船等,指出存在未公开的战果。



评价和军品杂谈

在冲绳战役中,美军在登陆首日占领了冲绳的北部机场和中部机场,从冲绳北部机场东北侧斜面挖掘的掩体壕中缴获了10架樱花。

虽然美军已经掌握了大致的情报,但调查缴获的樱花后,不久发现樱花(当时被称为Gizmo)是载人操纵的火箭炸弹,比起禁止自杀的基督教价值观,更像是自杀的愚蠢者。所以美军给“樱花”特攻机取名代号为“BAKA”(“笨蛋”的意思)

虽然美军对这种运用思想感到厌恶,但对其作为武器的有效性表现出强烈的担忧,立刻将缴获的樱花送回美国,并在美国技术航空情报中心进行彻底的调查。调查特别详细,“樱花”特攻机的设计者三木忠直战后看了调查报告说:“美国人的调查报告比樱花设计时的设计文件更详细。”


“樱花”是战争时期的一种特殊产物,它的诞生就犹如其名,樱花终将凋落。




制作相关


文章资料来源:

Wiki百科:樱花航空机

日本防卫省网络档案馆


文章资料翻译:

卖萌狐狸林千寻 (英文资料翻译)

東郷毅 (日文资料翻译)

Episodes(日文资料翻译)


视频剪辑:

The733


特殊:因本博客更换服务器,剪辑的相关视频过大无法上传,未来解决了这个问题会补上视频。

本文标题:【军品杂谈】No.007:飘落的樱花不可复原 -- 日本“樱花”特别攻击机
本文链接:https://www.yuki-sakura.me/?id=130
作者授权:除特别说明外,本文由 Yuki 原创编译并授权 Yukiの格纳库 刊载发布。
版权声明:本文使用「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创作共享协议,转载或使用请遵守署名协议。
本文由Yuki发布与Yukiの格纳库,禁止非法转载 www.yuki-sakura.me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名称(*)
邮箱
网址
正文(*)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